我和我老师的变装秘密-9

我和我老师的变装秘密-9

一直到七月,我都没有等到学校的任何反应,就像舒可泉从没到政教处去坦白过一样。但是换一个角度,学校从频繁调查到停止调查,可不可以看成是一个很大的反应呢?还有一个可以称得上“反应”的行为,就是在一次校级大会上,政教处主任在发言中说,现在学校存在着捕风捉影,造谣生事的现象,而且这种现象在教师和学生中普遍存在,影响极坏,应该及时遏制。我想这应该就...

我和我老师的变装秘密-8

我和我老师的变装秘密-8

天气日渐温暖,冰雪基本融尽,树木发芽,校园内越发生机勃勃。我继续着混沌学习、扛琴乱跑的生活,心里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防着随时随地可能发生的“险情”,似乎总有一只黑手在我身后操纵着阴谋。(现在想想真是小题大做了。)物理课我不再无精打采,我把这也当成了我对舒可泉的支持。现在我们似乎成了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虽然交往不如以前频繁,联系却空前紧密。期中...

我和我老师的变装秘密-7

我和我老师的变装秘密-7

寒假剩下的十几天,我没有再和舒可泉碰面,他也很知趣的没有来打扰我。再见到他,已经又是开学了。佳城的三月,春寒料峭。我又要回到最爱的一中了,可是我心里却暗藏了一些挥之不去的恐惧和阴影,怎么也不能开心起来。自从在百货大楼遭遇了梁小萌,我的快乐的、荒谬的、疯狂的、不切实际的寒假就算结束了。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担心什么,只是有一种不明朗的预感。重返...

我和我老师的变装秘密-6

我和我老师的变装秘密-6

整个寒假,我都是跟舒可泉和Mary一起度过的。我跟老妈说物理老师要我到他家里去补物理,老妈一听说Mary也去,就无条件放行了。舒可泉以高度的职业道德督促着我们学习,不学习的时候,我就在他家上网,主要是上社区,一边上一边和他们两个讨论第三性的权益问题。这时我和舒可泉会组成统一战线,软硬兼施地向Mary灌输支持第三性的思想。经常是舒可泉的现身...

我和我老师的变装秘密-5

我和我老师的变装秘密-5

(五)放假后不到一个礼拜,我就接到了舒可泉的电话。我对老妈说,物理老师让我到他家里去补物理。我老妈望着天花板,在记忆中好一顿搜索,最后问:“物理老师是哪个?是不是那个年轻的?”我说:“对呀,舒可泉。他看我物理太差影响他评先进,就让我去补课喽。”第二天,我来到了约好的地点等舒可泉,因为我找不到他家。关于这段经历,我不想虚构,老实说,我不是一...

我和我老师的变装秘密-4

我和我老师的变装秘密-4

转眼到了11月,佳市已经下了好几场雪。期中考试大势已去,我的成绩依旧是文高理低,这给了舒可泉更多的“忧国忧民”的机会。现在他见到我,经常不说CD,而是忧心如焚地说:“韩易啊,你这样下去不行啊,如果会考过不去,文科再好又有什么用啊。”每当这时我都会说:“行了,我已经有进步了。你想想以前我有问过你题吗?”这种语气,我只有对他才用的出来。我天性...

我和我老师的变装秘密-3

我和我老师的变装秘密-3

从此,我和舒可泉之间就有了一种无声的默契,一个不为人知的约定。他总是问我一些问题,例如“你为什么会支持CD?”“你从女性的角度怎么看我们?”“你是否介意自己的另一半有这种爱好?”这种问题,我在社区已经听的想吐了,几乎每一个知道我性别的CD都会问我类似的问题。我很想给他们,包括舒可泉一个满意的答案,可是我真的答不出。我为什么支持CD?我并...

我和我老师的变装秘密-2

我和我老师的变装秘密-2

物理课,我仍然心不在焉。不只是我,全班的精神都很萎靡。舒可泉讲课的兴致也很有限,只是对我似乎很有兴趣,总是把目光落在我身上,让我想睡觉都不好意思。我很后悔,觉得不应该和老师形成这种默契,让一个你不喜欢的科目的老师注意你,是一件很蠢的事情。此时,舒可泉对我如此热情,我也只好强迫自己看着他,可是脑袋里却一点也没想他正在讲的“曲线运动”的事。看...

我和我老师的变装秘密-1

我和我老师的变装秘密-1

我上社区,是初中毕业那个暑假的事。那是在我关注同志、易性若干年后,头一次知道第三性还有这样一个分支——CD.从此,在社区上行走成了我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后来我升入了佳市最好的高中。开学第一个班会上,我在老师和同学面前痛斥第三性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从那时起,我在大家眼中成了另类女生,但是时间一长,我入学时的“壮举”就被人们慢慢淡忘了。我的高...

厌烦了做男人,做女人挺好

厌烦了做男人,做女人挺好

阿光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还算不错――这当修身的短衫,到膝盖以上一点的短裙,系带的黑色尖头凉鞋――非常这合这种高档消费圈的打扮,尤其是黑色的薄丝袜,绝对不输其他那些真正的女人。出入这种地方的女人,几乎无一例外的穿著裙装,年龄稍大的女性,用优质套装和高档的黑丝袜炫耀著她们的收入和品位,年轻的,则将青春的长腿包进透明的肉色丝袜中,显示著青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