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同意我穿他衣服变装了

老婆同意我穿他衣服变装了

我的胸部较大,用B照。我现在用的是我老婆的胸罩,冬天上班时我也戴,就是夏天不戴。可是下班回家,马上戴上。因为不戴,我的二个奶头很敏感,与衣服接触很痒,所以夏天上班时,趁别人不注意,我会抓一抓。我给我老婆说了,她让上医院检查,我不好意思,后来她让我戴她的奶罩,她淘汰的奶罩。戴上后就不痒了。以后我就开始长戴她的奶罩,从此她开始把她的淘汰的衣服...

男变女装后去公园老大爷用那种眼光看我

男变女装后去公园老大爷用那种眼光看我

张亚宁又一次走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刺啦一声,拉开布帘,书柜的某一层静静地沉睡着一只盛满棕黄色福尔马林溶液的玻璃罐。里面封印了变性手术切除的阴茎海绵体和两颗睾丸。张亚宁满意地对着曾经拥有的男人标志笑了笑,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捧起玻璃罐,稳稳地放在书柜的更上一层。“步步高升!”张亚宁闭上眼睛,脑海中自动同步了这样一幅画面:古代的太监获得晋升后,...

去年暑假我在公寓第一次变装

去年暑假我在公寓第一次变装

 暑假快要结束,我早早回到学校准备大二的学习。我返校很早是想碰碰运气,在校外找寻一个新的睡觉的地方。从校报上的广告中我发现了一个可能不错的校外公寓,于是就去查看。    公寓位于城市边缘的一个陈旧住宅区里。下了车道,我开着车子穿过高大的通门,进了住宅区。住宅区里没有高楼大厦,全是一幢幢...

变性之后给有钱人做了女仆

变性之后给有钱人做了女仆

我是一个在东南亚生活的华裔男孩,现在却是一位高贵小姐的年轻女仆。你很奇怪吧?我会把发生的故事告诉你。我以前曾是一个初中男生,可是在我13岁的那年,发生了一件事改变了我的一生。那一年是我上初中时的暑假,爸爸在我两岁时就因病去世了,当时妈妈开了一个洗衣店,我们家还有一个小我五岁的小妹妹,我们三个人相依为命地生活。由于家庭生活比较贫困,我想...

老婆不在家,自己在家尝试变装

老婆不在家,自己在家尝试变装

家庭主妇本乡万里子在洗手池前飞速补妆。她把刚烫好的栗色卷发用发卡固定好,重新勾了眉线,涂抹了深蓝色的眼影,用粉饼在脸颊上扑了又扑。她又掏出一管玫瑰色的口红,在嘴唇上来回划拉了几下。抿一抿嫣红的双唇,唇膏中的化学品味道刺激到了舌尖的味蕾,有种说不出的怪异。万里子的心咯噔了一下。解开衬衫的纽扣,露出松松垮垮的白色文胸。尽管万里子戴着很舒服,但...

我慢慢发现自己对中年CD的性趣越来越浓

我慢慢发现自己对中年CD的性趣越来越浓

我叫于根生,我从大学毕业后,在当地谋了份不错的职位,家也没回,只写了信告知家里一声,家里倒也没在意,我就过上了光棍生活,遨游于性的文海。我慢慢发现自己对中年CD的性趣越来越浓,却不敢去召鸡怕得病。正苦闷时,在附近看到一个睡公园的大叔见他身材矮小,面目柔和,皮肤白皙,如果将他变装,天生是个娘们的样子。套到家里装腔作势打听一番,愿来是身体不...

谈谈变装生活我第一次穿丝袜的感觉

谈谈变装生活我第一次穿丝袜的感觉

不知道从哪时候开始我竟然对女生穿的丝袜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我每次走在路上都会忍不住的盯着路上那些漂亮姊姊的美腿呢.家中除了爸爸和我之外就是我那个爱美的姊姊了.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我们.所以我几乎可算是姊姊们把我带大的.所以当然啦我从小的玩伴当然也就是我姊姊们啦.但那时我一样觉得好开心那时也不会想说要结交其他的朋友.心想说有我姊姊陪我就...

我的变装生活-有快乐也有悲哀

我的变装生活-有快乐也有悲哀

狭长没有尽头的街道,清晨的薄雾笼罩着两侧晦暗低矮的瓦房,屋沿凝结着露珠,墙壁苔藓斑驳,一双粉红色的高跟鞋毫无节奏地击打着潮湿的青石路面,穿梭于人流中的那个窈窕、艳丽的身影如瓦砾中的一束花蕾,与环境极不协调,所有的人都停住了脚步,注视着她。她越发的慌乱了,急速向前并左右张望着。真是糟透了!实在坚持不住了,真想立在某个墙角解决了,可这一...

飞机上变装假扮空姐

飞机上变装假扮空姐

放寒假了,期待许久的假期,坐上了回家的航班,十几个小时的飞行时间让我觉得很无聊。唯一的乐趣就是穿着制服的空姐。我座的国航的航班,空姐穿着红色的制服,灰色的丝袜,还有黑色的高跟鞋,不停地在我身边走过,看的我心潮澎湃,我似乎能听到空姐们丝袜摩擦的声音。想到这些,我真是兴奋啊。我站起身,取下自己的书包,哈哈,里面装的是一套女生的衣服。我拿着我...

泰国人妖攻略尺度略大

泰国人妖攻略尺度略大

中国人来泰国,最初也许都是怀着一个单纯的梦想来到泰国,那就是看一眼美丽的人妖,欣赏一下艳丽妖娆的人妖表演秀。于是乎,在、、、普吉岛等泰国热门旅游地出现了成群成群的中国人在导游的带领下在蒂芬妮人妖秀和阿卡莎人妖秀等表演场所,欣赏着高雅的人妖表演,演出表演后,与这些高雅的表演艺术家们合影留念,留下20泰铢的小费,还唯恐给得太少,侮辱了艺术家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