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傻乎乎的把右脚放在左脚上

她傻乎乎的把右脚放在左脚上

我和小伦都是外院毕业的,不同的是我是本科,她是函授。我们还在同一个办公室办公,我是主管,她是我的助理,不同的是她前几天只是和总经理陪日本客人吃了一顿日本料理,就一下子提升为总经理助理了。为了这件事我整整郁闷了三天,我无论如何也想不通,我这个已经工作四年的还不如小伦刚刚工作半年的。最让我不理解的是小伦相貌平平,一点儿不讨男人喜欢,我猜想我都...

我的初吻我的童年

我的初吻我的童年

 看过大家写的文章都有各自美好的经历,我也想说说自己的一些往事。我的恋足情节起源于小学五年级时的暑假。自从那次以后,我也像广大同好一样深深的陷入了对女人美脚的迷恋,迷恋那段老式尖头高跟鞋的时代。  1992年,盛夏的北京每一天都是骄阳似火,炙热的空气弥漫在每一条胡同之中。放暑假了,这是童年时一年中最好的时光,像假期中的每一天一样,那天我和...

他最多感觉理所当然

他最多感觉理所当然

 朋友的表弟是做淘宝的,卖女装。  有一次朋友转发了表弟淘宝店折扣活动的链接,被一个女同事看到了,找到朋友,说自己在朋友发的链接上看中了几套衣服,非常喜欢,想让朋友给说说,再优惠一些。  朋友把这位女同事的要求和表弟说了,他建议朋友转达一下,这些处理的衣服成色和质量都不是很好,如果需要,他店里有新上的女装,可以考虑。  朋友转达了表弟的意...

其实我很想做个自私的人

其实我很想做个自私的人

 很久都不曾写过文章了,上一篇文章还是四个月之前的。以此去命题,并非有什么轻生的念头,只是有感而发,勿念。其实我很想做个自私的人,因为这会让你吃尽苦头又吃足了甜头。而你却依然活的天真活的开心——序。  如果我死了  如果我死了,那些愧对我的人会很开心:终于不用还钱了,哎呀,不然真不知道怎么办那,不敢见他,吓得我朋友圈都不敢发了!不对,我...

我曾经一直想要逃离这个家

我曾经一直想要逃离这个家

 在我十八岁那年,我的父亲成了一个傻子。  我可能从没想过我的生活会因为这场意外而变得天翻地覆,我曾经一直想要逃离这个家,后来我的父亲傻了,我自由了,却发现已经无法割舍这里的一切。  一  我的父亲啊,辛苦了大半辈子,什么都没有得到,最后还落得这样一个下场,那场车祸,让他彻底变成了一个四五岁的孩子。他整天和一群野孩子纠缠在一起,...

平常我是总要在床上多赖一会儿的

平常我是总要在床上多赖一会儿的

那个清晨  一大早,便被母亲叫起。我有些不满,平常我是总要在床上多赖一会儿的。可当我迷迷糊糊的看到母亲紧绷的脸庞时,我好像一瞬间明白了什么,心隐隐的颤抖起来。  村子里突然传出几声犬吠,我一激灵,坐直了身体。  母亲平时是极宠爱我的。但现在,她看着我的眼睛,用一种我从未听过的,严肃得令我害怕的声音说道:“我问你,你是不是真的不想呆在这儿了...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出现这样一个人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出现这样一个人

人都说,爱上一座城,是因为城中住着你爱的人。爱屋及乌自是不言而喻,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出现这样一个人,纵使尘满面,鬓如霜,也想要和他相伴到岁末晚景。我深信此画面曾被无数人精心描摹过,因为它是人们心里憧憬的最美的爱相逢。这个浪漫的“版图”,也是温暖与真挚包裹的纯粹感情,所刻画的一幅朴素人生。  世间最理想的爱情,当然是两颗同心,一生相濡以沫。...

你知道吗?我昨晚又梦到你了

你知道吗?我昨晚又梦到你了

 你知道吗?我昨晚又梦到你了,梦中的你一如既往地帅气,你背对着我,坐在那家我们常去的咖啡馆常坐的位置,我进门径直朝着那个位置走去,却看到了你,我就愣在那儿停顿了好久,然后你转过头来看到了我,你朝我笑,我鼓起勇气试着向你走近,却始终走不到那个位置,眼睁睁地看着你近在咫尺,却偏偏难以靠近,最后直到你消失不见。  我猛然醒来,睁眼,漆黑,宁静,...

清醒的时候放不下矜持,不敢说我喜欢你

清醒的时候放不下矜持,不敢说我喜欢你

 关于你,我有太多东西关于你。  清醒的时候放不下矜持,不敢说我喜欢你,只有在某个夜晚多愁善感又萦绕在心头,或是朋友聚会上的大醉,才敢借着情绪说,我喜欢你,喜欢了好久好久。  关于你,2012年的九月,那是我们认识的季节,在四十多平米的教室里,我认识了你。我们是同学,彼此都还不熟悉的同学。那一句个子还高嘛,是我关注你的开始,有...

伪娘应该嫁给爱情还是嫁给现实

伪娘应该嫁给爱情还是嫁给现实

一、我应该嫁给爱情么?还是嫁给现实  曾有个密友问我,她说:“亲爱的,女生到底是应该嫁给爱情,还是嫁给现实呢?嫁给现实,无非就是自己少奋斗几年。而后用10数年的时间去后悔。不过这么说也算牵强,身边不乏些嫁给现实的朋友,在柴米油盐的生活中不仅慢慢习惯上了对方的存在,那种习惯略带些依赖的味道,并在长此以往的依赖中得了一种病,药石无医-懒癌晚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