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大佬】小姨的臭丝袜

 小姨子露露是以一种突如其来的方式闯入我心坎的。那是几年前的一个周日,露露约了我老婆去逛街。我素来惧怕此道,未与同行。当两位女将拧着大包小包兴冲冲打道回府,已是下午了。姐妹俩站在门口等换鞋,我就俯身将拖鞋摆在她俩脚下。这时,我的目光被吸引住了,

w650 (1).jpg

我看见了露露的脚。露露的一只脚已经从球鞋里脱了出来,她一手扶着门框,一手提着鞋,半弓着腰,另一只脚还穿在皮鞋里,脚尖支撑不住失衡的身体,轻轻地摇晃着……我的心一下就“砰砰”地狂跳起来,好象呼吸都急促了,脸庞烧得滚烫。露露纤秀的脚就在我眼前,近在咫尺,我几乎都感觉到了她正在蒸腾着缕缕的热气。天啦!这是一只多么美丽的秀脚啊!我锐利的目光好象能洞穿肉色的短丝袜,看到那又细又嫩的脚背;看到脚背上隐隐映出的几条青筋;看到修长的足趾……一时间,我竟然有些痴了。那只秀气的小脚仿佛捕捉到了空气中敏感的味道,羞涩而又胆怯地向后躲闪。正在心猿意马的我心中一敛,立即心领神会,我站了起来,避开了这危险的气氛。当我的目光与露露的目光交会而过,我看见了一贯大大咧咧露露脸颊上有一抹淡淡的红晕。我老婆她没有留意到这有些明目张胆的异样,也许还沉浸在购物的余兴中,她换了拖鞋,挽着露露扬长而入,兴致勃勃地向卧房奔去。留下我一人呆立当场,怅然不已。姐妹俩进了卧房,“砰”一下关上门。就只听得到里面一阵叽叽喳喳间杂着一阵悉悉索索,估计是在对镜品鉴今天的斩获。我长嘘了口气,稳定住了心神,回书房继续对付我的《红警》去了。然而露露的丝袜脚不停地在我眼前晃动,使我魂不守舍。我根本无心对付敌军的轮番冲锋,索性推开键盘,任由脱缰的思绪在漫天游走。……许久,隔壁卧房的房门好象传来了开启的动静,姐妹俩应该摆弄得差不多了。这时,她们的兴致仿佛一点都没有衰减,又一同去了厨房,开始拾掇晚饭了。她俩一边操持着,一边在继续聊着真丝纯棉什么的。我坐不住了,为了再瞅一眼我心中的尤物,我借口倒水混进了厨房。——天啦!我看见露露这时候竟然是光着一双白皙的小脚丫,也就是说,她那双美妙的短丝袜现在一定是留在卧房的某一个角落……!!!!!!!!!!这时的我反倒镇定了些,我咳了声嗽,抱怨姐妹俩做饭也不关上厨房门,油烟全跑进客厅了,然后我离开厨房,同时不着痕迹地顺手带上了门。我急不可耐地向卧房奔去,一双鹰眼象雷达一样搜索着目标。哇!真是老天眷顾,我看见我心爱的宝贝正静静地躺在梳妆凳上,妩媚地向我传递着秋波。我凝望着她,竟然出奇地沉得住气。我屏住呼吸,仔细地聆听着厨房传来的动静,当我确定了姐妹俩现在肯定是无暇分身,我就义无返顾地扑了上前。这是一双浅灰色的短丝袜,估计露露脱下她的时候一定是漫不经心的,丝袜就这样被揉成一团抛在那里,蓬松、墉懒、象一位惺忪的睡美人,蕴含着任性的媚姿。我单膝跪了下去,伸出颤抖的双手,小心翼翼地将她捧了起来。那模样一定是虔诚极了。我把丝袜捧在手心中,端详了片刻,然后一个猛子就扎了进去……温柔的海浪扑面而来,沁人心脾的潮湿和温热将我团团包围,一股淡淡的脚臭和浓浓的脚汗味冲入我的鼻孔,我不断地闻着、舔着我甚至还将丝袜含在了口中……这是什么气息,我不敢相信我可以用语言来详加描述,任何用语言来描述嗅觉的企图都是徒劳的,何况这么多年过去,我的记忆也不免有些渐渐恍惚了。但不管怎么说,这终究是我第一次亲密地接触露露的丝袜啊。尽管我和露露在后来经历了那么多的亲爱蜜怜,然而,我再也找不到那第一次五雷轰顶的感觉了。反正当时那有点淡淡的酸味,脚臭味和浓烈的脚汗气息直冲我脑门,摄住了我全身,使我象着了魔一般地魂飞魄散。这是露露的丝袜啊!这是才从露露脚上脱下的丝袜啊!柔软、蓬松,带着露露的体温,还有露露的汗味啊!这种独特的难以描述的美妙气息——性感、诱惑、煽情——就这样完完整整地充盈着我的齿颊和鼻孔,我无节制地索取着,象一头发狂的野兽…………晚餐桌
美腿丝袜,原味玉足,恋物丝袜,原味旧高跟鞋,原味乳罩内裤,原味丝袜,原味物品.恋物,恋足,美腿,玉足,旧内裤,高跟鞋。
美腿玉足丝袜,原味丝袜玉足,美眉丝袜,原味旧高跟鞋,原味乳罩,原味内裤,原味各色丝袜,原味顶级物品,恋物故事,同好自述。恋物恋足,美腿粉足,修长美腿,娇小玉足,美眉旧内裤,美眉高跟鞋美足。
如果需要请返回首页查看挑选,东西多多,美女多多

关键词:丝袜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