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长夫人的勤务兵

天使攻略网提供,伪娘,cd,变装伪街,女装大佬,cos,二次元,伪娘变装,成都伪娘,成都人妖,成都红艺人,成都ts,重庆伪娘,重庆ts变装,重庆伪娘人妖,重庆女王,广州cd,广州ts,广州伪娘,广州变装,武汉cd,武汉ts,武汉伪娘,武汉变装,苏州cd,苏州ts,苏州伪娘,苏州变装,合肥伪娘,合肥变装,合肥人妖,杭州伪娘,杭州ts,杭州变装,杭州人妖,太原伪娘,太原cd,太原ts,太原变装,北京cd,北京ts,北京伪娘,北京变装,北京人妖,北京女装大佬,北京网红,北京模特,上海伪娘,上海变装,上海cd,上海ts,南京伪娘,南京cd,南京ts,南京变装,长沙cd,上海ts,长沙伪娘,长沙变装,长沙人妖,广州cd,广州ts,广州伪娘,广州人妖,深圳ts,深圳伪娘,深圳变装,深圳人妖,厦门ts,厦门伪娘,厦门cd,丝袜诱惑,美女图片等相关信息

一. 新的地位
一辆军用吉普车在崎岖的军事干道上驰骋着,车子的后排位上坐着两位二十岁多岁的漂亮女兵,她们其中一个名叫王玲,今年二十二岁,一个星期前还是军文工团的少尉。另一位名叫张倩,刚满二十岁,原是文工团的当红领舞,但一个月前的一纸调令把她们调入了军内勤处,并接受了近二周的家务训练,今天才来了位内勤处干部通知送她们去给首长当勤务兵,为什么要她们做勤务兵?为哪位首长服务?她们百思不得其解。
在她们疑虑间,车子已经来到了一座黄墙红顶的三层别墅前,别墅建在山的半坡上,四周的花园约有1000平方公尺,花园别墅虽然不大,由于隐藏在山林之中且地理位置较偏,不熟悉的人是很难发现。带她们来的军内勤处干部说道:“到了,你们的任务就是常住在这里,做军首长夫妇的勤务兵。” 

w650 (2).jpg推门进去,里面光线很暗,只隐约见到在大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位年轻女孩子,王玲和张倩按惯例行军礼并齐声说:“勤务兵王玲, 勤务兵张倩向首长报到。” 这时,一个清脆的女声传来:“知道我是谁了吗?还听不出来的话,就看看门边的那双鞋。”她们低头一看,一双熟悉的欧曼皮鞋映入眼帘.她们忍不住叫出声来:“林莉莉! ” 她们明白了,她们服务的首长就是在三个月前还是文工团年纪最小的战士,现在的军长夫人-林莉莉,她们与林莉莉有过矛盾,也深知林莉莉的脾气和个性,知道以后将是人间地狱般的日子等着她们。
对, 这就是我,林莉莉, 一位刚过十九岁的年轻漂亮的军长夫人.身段高挑,相貌出众,有一对玲珑般的大眼,小巧的鼻子,樱桃小嘴,笑起来得样子非常甜!长长的手指甲涂得鲜红,一双美足雪白如玉,脚踝纤细而不失丰满,脚型纤长,脚弓稍高,曲线优美,柔若无骨,脚指匀称整齐,如十棵顽皮的白樱桃,亮晶晶的脚指甲如颗颗珍珠嵌在白嫩的脚指头上。细腻半透明的脚背皮肤,隐隐可见皮下深处细小的血管。而最出众的是不凡的气质!
就在两个月前,我与王玲张倩同在军文工团,王玲还是我的顶头上司,那她们怎么会成为我的勤务兵的呢?这个故事还得从头说起。

二.故事缘由
我的长相漂亮,身材苗条高挑,十六岁那年入伍,在这个军里是公认的军花。这时文工团培训班的领队王玲面试文艺兵,我被她招去,成了她带的兵.由于我在班里年龄最小,而且从小娇生惯养,不喜欢听从指挥,她对我特别看不惯也特别严厉. 张倩与我是同时入伍的兵,她的年龄比我大一岁,刚来的时候,我们睡上下铺,还是好朋友,但后来为了争夺领舞产生了矛盾。
有一次,一个追求我的老板送给我一双的欧曼高跟鞋,我穿上回到军营,被张倩发现并告诉了班长,王玲招集全班会议,要我当着全班的面脱下高跟鞋,脱了鞋后,她发现我的脚趾上涂了红指甲油,又当即命令我刮干净并做检讨。这次我受到处分, 张倩自然获得了领舞资格,我成了她的陪衬,还要为她拿衣提鞋.一年以后,王玲晋升少尉,张倩成了上等兵,我还是一个列兵.
正当我倍受排挤的时候,刚刚丧偶的军长在一次演出会上看上了我,约我到他房间陪舞,我毫不犹豫地抓住了机会。两个月后,军长把我从文工团调到了军部。不到半年,我和军长正式结婚,刚满十九岁的我成了军长夫人。 我被任命为军机关秘书处少校副处长,实际上是个闲职。就这样,在几个月内,我从普通女兵连升数级成为副团级干部,在军中成为了人上人,享受着官太太的悠闲生活。
军内勤处原来就设了一个勤务班专门为军长和他的前妻服务,现在这些人是否留用当然由我来决定了。我把她们叫来一看,净是些三四十岁的像保姆般的妇女,我很不满意地告诉内勤处:在她们中只留两三个做勤杂,至于贴身侍候我和军长的则要另选两个年轻机灵的女兵。当内勤处向我询问具体人选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指令把文工团的王玲和张倩调过来做我的勤务兵。我要实施我的报复,我要让她们尝尽被我使唤的滋味,让自己彻底享受到了拥有权力的快感。
带她们过来的内勤处的干部当然知道我们之间过去的关系,在离开时郑重其事地交代王玲和张倩说:“按照职责,军队里的勤务兵的任务就是服务首长,你们就是服务军长和林处长的勤务兵,尤其要告诫王玲,虽说林处长在几个月前还是你手下的兵,但从今天起她就是你的首长,她的所有要求就是命令,你都要无条件服从,照顾好军长和夫人的日常生活。”
我知道,她们对这一要求抵触情绪很大,但对我来说仅仅这样也是不够的,我怎么会满意呢?我需要的是把她们变成没有自尊,没有思想的奴隶,而不是保姆。

三. 开始屈从
从当晚开始,王玲和张倩就在我的别墅住了下来。在别墅里,我和军长的卧室占了整整一层楼,铺着名贵丝绒地毯,摆放高级家具,豪华无比,。她们作为勤务兵则被安排睡在了别墅地下楼梯间没有窗户的小房里。
她们不得已开始履行勤务兵的职责,但并不服从,虽然我叫军长处罚了几次,去掉了她们的傲气,但是这样还不能要她们完全听话。我知道要她们驯服就要抓住能要狭她们的东西,我指令军机关调查她们家的情况,发现王玲的父亲在一个军企小厂工作,有经济问题,张倩的母亲得了重病,需要军队医院的特效药治疗,我把对她们父母的处置权掌握在手中,也就掌握了对她们的生杀大权.我叫内勤处把调查情况和后果告诉她们,同时让她们知道只有她们的首长(也就是我)对她们父母的处置有最后决定权
那天, 我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里,她们战战兢兢的走进来,垂手站立在我面前求我不为难她们的父母,我斜着眼听她们哀求完后,悠悠地说道:“有这样求人的吗?跪着说呀!”王玲和张倩只好跪在了我翘起二郎腿的脚前,她们这是第一次主动跪在了我的面前。
我得意地盯着她们,用穿着高跟拖鞋的脚尖托起王玲的下巴傲气地对她们说:“你们终于求我了,你们知道什么是奴隶吗?” 她们迷惘地看着我,我接着说:“奴隶就是没有自尊,没有思想的工具,她们唯一的价值就是伺候她们的主人,为她们主人的舒适和快乐而活着, 你们求我不为难你们的父母,可以, 但这是有条件的,从今天起,你们就要老老实实地做我的丫鬟,我的女奴,懂吗?!”
她们知道这是她们不得不接受的条件,只好跪在我高翘起的脚前发誓:“以后无条件地执行首长的任何指令,从此做牛做马,如有不从,任由首长打骂。”她们说完,屈辱的泪水也滴在了我的脚背上,我做出发怒的样子,顺势扬起脚把她们踢倒在地,骂道:“服侍我就这么委屈吗?把眼泪给我舔掉!”她们急忙爬起来,抱起我的脚用舌头舔掉在我脚背上泪水.这是她们第一次舔我的脚。舔干净后,我把自己穿37码鞋的纤美脚板伸到她们两个的脸前晃动地说:“看清楚,以后你们就在我的这双脚下生活,服侍好我就要首先侍候好我的这双脚,如果我的脚不舒服,你们的家人也别想舒服!”
她们明白,从这天起,她们在我面前就不再是人了, 在这幢别墅里,她们不得不每天跪在地上任我随心所欲地使唤侮辱,我可以让她们成为我脚下的玩物。

四. 规矩
我对她们说,虽然我本人当兵不这么守规矩,但我要求我的勤务兵必须规规矩矩地服侍我。于是,我参照许多使唤丫鬟奴隶的方式给她们制定了规矩。
按照文工团员的招收标准,我们都是差不多的身高(一米六八),王玲比我还高一两公分.但成为我的勤务兵后,她们在我面前只有显得比我矮小,因我平时穿着各式名贵的高跟鞋,她们只能穿软底平跟布鞋,而且按我的规定,她们进入我的房间只能躬身行走或爬行.。她们服侍我起居,送茶递物只能跪在我面前做,只要我不喝令退下,她们就得双手撑地跪到我脚边, 两眼看着我的脚尖等待命令。
为了方便使唤她们,我叫人在她们的房间里装了电铃,以便我随时传唤,按照我的要求,她们必须在听到呼唤或铃声后二十秒之内跪在我面前。我随意地传唤,从来不会考虑她们的感受。吃喝穿戴都要她们给我做,我慵懒地享受着她们精心的侍候。有时就为了要喝一口水,抽一支烟就传她们上来伺侯,甚至仅仅是自己光脚走了一下地板,就传她们过来为我舔洗脚板。我特别喜欢叫她们为我舔脚,我知道如果男人喜欢一个女人的脚也许是出于爱意,但一个女人不得不跪着舔另一个女人的脚就只有屈辱和无奈.
每天早晨我醒来后躺在床上随手按一下铃,王玲和张倩快速来到二搂的主卧房门前跪下,口中轻轻应到“在”,然后慢慢的推开门,双双爬了进去,陪着笑脸,恭恭敬敬的说.:“首长早安!”一边一个跪在床边为我按摩捶腿,30多分钟后,随着我叫一声起床,她们赶紧扶起我,自背后为我披上一件淡粉色的透明真丝睡衣,双手把我的双腿移到床下,再次跪下为纤美的玉足穿上一双精美的镶嵌着宝石的绣花拖鞋。
每天晚饭后,王玲或张倩给我送水果茶水都是要按照我订的标准跪在我身侧,两眼垂下,看着我的脚尖或地面, 然后双手把东西举过头顶说道:“请首长品尝”我说声:“放下吧”她就把果盘放到茶几上,如果我不发话,她就只能一直这样举着。常常是我就倚在沙发里慢慢地吃着水果,一个跪着为我轻揉脚趾,另一个就跪举着果盘一两个小时。
我当然记得王玲管教我,叫我当众刮掉脚趾甲油使我受到的委屈,现在我要让她十倍的偿还我,过去她不许我吸烟,现在我要她给我点烟,过去她不许我穿高跟鞋,现在我让她跪着给我穿。从她们屈服的那天起,我还指令王玲每天为我修脚和涂脚趾甲油,每当我悠闲地看着电视的时候,王玲就跪在我脚边的坚硬木地板上为我按摩修脚,每次涂完了趾甲油,我就把脚抬起放在王玲的头顶或肩上查看,稍觉不满意或仅仅想刁难她,我就命她用舌头舔干净重做,有时这样反复几次,折腾了她一晚。
至于那对欧曼皮鞋更成了侮辱她们的道具,我每次出门前的最后程序就是斜倚在沙发上,王玲和张倩用双手将皮鞋捧过头顶跪在我脚下请示道:“请首长穿鞋。”然后一边一个用嘴含起一只鞋尖伏下身把下巴贴到地下,再双手各捧起我的一只脚,用嘴将皮鞋套在我的脚下。每次我回来,她们一听到汽车声就要手捧着我的高跟拖鞋,跪在门的两边等候,我到了门口,她们要问候:“首长辛苦了!”我把脚一伸,她们就跪着为我脱去鞋袜, 换上高跟拖鞋。如果我径直往前走,她们就只得用嘴叼着高跟拖鞋跟着我一步一步爬过来,直到我伸脚让她们换鞋。 
在这种生活中,我感到自豪。我找到了一种高高在上的贵族感觉,这是我多年来一直苦苦追寻的生活方式。

五.惩治王玲
虽然她们开始顺从我,但为了让她们真正屈从,惩罚和打骂是必不可少的,开始时我用手打用脚踢,后来我喜欢用针扎,用烟头烫,我就喜欢看她们被我随意打骂感到屈辱而又不得不表现出顺从的表情.
有一次午休起床后,我传王玲为我修脚趾甲,王玲拿着修脚、美脚、按足工具来到客厅,站在我的卧房门口恭恭敬敬的跪下,说声王玲为首长服务后,爬到我搭在床边的脚下,跪在床旁给我按程序按摩修脚。我舒适地闭目养神,突然,剪口一歪,一条趾甲尖扎了我一下,她也知道闯祸了,吓得面色惨白,急忙把我被扎的脚趾含在嘴里,我当然要利用这个错误重重地惩罚她,我一脚把她踢开,她又急忙爬起来扑向我的脚,我喝到:“跪一边去” 她知道这次处罚是免不了的,只好趴在地上身体抖动地说: “对不起……首长……我……错了……,请首长宽恕。”我冷笑道:“认错就够了吗? 把鞋给我叼过来!” 王玲恐惧地用舌头挑起我那镶满宝石的高跟拖鞋爬到我身边,送到我手上,我拿起来不由分说搧了她几个耳光,然后丢下鞋说道:“自己用鞋掌嘴!” 王玲无奈地拿起我的两只高跟拖鞋一下一下地打在自己的脸上.我高傲地看着她说:“打重点,这声音多好听啊,记得吗? 班长,几个月前你还要我给你写检讨呢,打完后写份检讨给我,写得不好再罚。” 就这样,直到看着她打得双面红肿,我伸脚踢在她的脸上说道:“滚!” 她才停下手,慢慢爬出我的房间。
当天晚上,王玲把检讨送来了,我看了看觉得不满意,对她骂道:“想这样糊弄我?今晚你就别出去了,在房里伺候我吧。” 这天晚上正好老公不在家,我让她跪在我的床脚,双臂伸向床两侧,头部伸向床头,然后用棉毯盖住她的头及床。当我上床后,寒冷的双脚可以直接伸进王玲大张着等待的嘴里,让她的嘴温柔的温暖一整夜。当然,我入睡时,还命令她的嘴每几分钟从一只脚换到另一只脚。如果在温暖我的脚时打扰了睡眠,或者睡着了,我就会把她踢醒,把我纤巧的脚丫子压在她脸上随意的玩虐。王玲为我做了一晚上的足部侍奉。
第二天晚上,我悠闲地叼着烟坐在沙发里,双脚搁在架起的洗脚盆里泡脚,张倩为我轻揉脚趾,王玲拿来了修改后的检讨书惶恐地走到我面前,我说了声:“跪下来念” 她就跪在我的脚前念她写的检讨,当听她念道:“这次错误使我认识到要像孝敬父母一样尊敬首长,首长的肌肤比我的生命更珍贵,首长的美脚比我的眼睛更珍贵” 我忍不住开心地笑了。我想再羞辱她一下,就架起二郎腿,把湿淋淋的右脚板正对着王玲的脸, ,说:“行了,有这样的认识就好,对着我的脚磕几个头,然后把趾甲缝里的水舔干净,再把这盆洗脚水喝了,就算向首长的美脚道歉吧! ”王玲连忙恭恭敬敬地面对着我那双美白的纤足连磕了五个头.再把舌头放我脚趾缝间来回摩擦,最后双手端起盆子喝里面的水,张倩似乎不忍目睹班长受这样的侮辱,把脸偏向一边,我狠狠地用脚把她的脸踹向王玲,喝道:“好好看着,你要不听话也得这样!”我知道王玲喝下去的有我的洗脚水,也有她自己的泪水,她的尊严也被我踩到了脚底。

六、教训张倩
对张倩更是少不了教训,有一次,张倩给我送来的茶水有点烫,我一怒之下把杯里的水全泼到她的脸上,她跪在我面前被泼了一脸的水,却不敢动一下,我喝道:“想烫死我啊?!你这两天不准吃饭”到了第三天晚上,她跪在桌边伺候我和军长吃饭,看到我掉下一粒米饭落在左脚趾缝间,就不自主地舔自己干裂的嘴唇。军长看到这样说:“看你把她饿的,让她吃点吧.”我戏谑地对张倩道:“看在首长关心的份上,允许你把这粒米舔了吧。”张倩如获至宝般地爬到桌下,把舌头使劲挤入我的脚趾缝里去舔,我顺势把两个脚趾一夹,把她的舌头夹在了脚趾间,她又不敢往外抽,只好让我边吃饭边用脚趾蹂躏她的舌头.军长看了笑着说:“你可真会耍弄人啊.” 我撒娇地附和道:“这哪里是人,你看她舔主人脚时兴奋的样子,她们分明是我的一条狗嘛。”说完,我提起右脚拍了拍张倩的头说道:“快给首长学两声狗叫.叫得好听有赏.” 然后我又使劲用脚趾夹了一下她的舌头,张倩忍不住发出呜呜的叫声,逗得军长和我哈哈大笑.军长边笑边说:“这个狗叫得好,赏吧.”我应声道:“还是首长好心啊.” 说着我把口中的一团饭菜吐在一个盘子里放到桌下说道:“瞧你那贱样,趴着吃!” 这样,张倩才趴在我翘起二郎腿的脚板下吃到了两天来的第一口饭。
还记得一天晚上,我被她们侍侯舒服以后,躺靠在沙发上看影碟。勤务兵要清理我换下的衣物,我嫌把脚放在踏脚櫈上不舒服,就命张倩跪在我的脚下给我洗换下的内裤,肩膀上给我擎着两只摄人魂魄的美足,还不时伸出舌头给我舔着,舒服后的我心情好了很多,享受着张倩的服伺,并没有过多的难为她。 然而,无意中低头看到张倩在给我洗内裤时,不小心将肥皂沫溅到了地板上,我非常生气一边大骂,一边叫她舔净地板。张倩舔净地板后我还不解气,又叫她喝洗内裤的水,张倩怎么也喝不下去。见她不喝,我便用脚把张倩的头踩进盆里。无奈,张倩只好含泪闭上眼睛喝起了洗内裤的水。她痛苦地张着嘴,蹲在地上一阵恶心想吐。看着她难受得要呕吐的样子,我连忙喝道:“别吐,如果你吐脏了我的地面,我让你用舌头舔干净!” 强忍着胃里的翻江倒海,张倩用手捂着嘴不敢吐出来。 
勤务兵之七 、鞭子

七 、鞭子 
军长看我调教勤务兵辛苦,早就说要给我好的工具。这天,我洗完澡慵懒地倚在沙发里看电视,王玲张倩跪在两旁,一个为我捶腿,一个为我吮脚趾。老公进门后坐到我身边得意地说:“宝贝,你猜我给你带了什么? ”我抱着军长说到:“别叫我猜了,快拿出来吧!” 军长把他手中的东西在我的眼前扬了扬,原来是一条漂亮的马鞭。我明白这就是他要送给我的调教勤务兵的工具,我一把抢过来,细细端详着,军长笑着对我说:“试试吧! ”我抿着嘴娇俏一笑,顺手扬起甩出两鞭,鞭鞘重重地打在王玲裸露的背上,只见她浑身颤抖,雪白的背部顿时出现两道血痕,痛得她眼泪都涌了出来,嘴唇不自主地用力,紧紧地包住了我的大脚趾,但她一刻也不敢停止,反而更加卖力地含着我的脚趾上下抽动,看着她流着泪舔脚的样子,我们都笑起来,军长轻抚我的手说:“以后她们不服从命令就用这个,别为了教训这些兵伤了宝贝的手”我撒娇地往军长身上一躺说:“这鞭子太有用了,看谁还敢不听话,我一定会把她们打得乖乖的!”
娇生惯养的我有很重的大小姐脾气,跟老公怄气了,我就把气往勤务兵身上发。
这天,老公不愿陪我逛街,我一气之下跑了回来,我气冲冲地坐在沙发上,张倩赶紧过来想为我脱下长统靴子,我随口说道:“弄掉上面的泥再脱”,不料张倩竟回了句嘴“换下来我会擦干净的” 我一听她敢顶嘴,顿时来了火。我把脸一板,勾了一下手,她见我变了脸,连忙跪在我的面前,我伸出指甲尖轻轻刮着张倩的嘴唇,笑道"怎么一下子又变得这么顺从了?刚才不是还顶撞我来着吗?"忽然抬手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她的脸蛋上.张倩被抽倒地上,马上又爬了起来跪在我的脚下,眼神里透着害怕.我又用力抽了她几记耳光,她摇晃着身体终于没被再次抽倒.低声呻吟着低唤道"我错了,首长......." 我娇笑道"不打那有记性,王玲,拿鞭子来! " 王玲不敢怠慢,连忙取来了鞭子,“叫她送上来” 张倩只好接过鞭子,按规矩在我面前跪好,双手将鞭子举过头顶,怯生生地说道“请首长教训” 我坐在沙发里眯着眼故意说:“大声点,我没听到!”她只好大声地又重复了一遍:“请首长教训”我才缓缓地起身,拿起鞭子,把穿着高跟靴子的脚踩在她的背上,然后甩出鞭子打了下去, “啪!”“啊――”张倩嘶心裂肺地叫了起来,“你叫的真好听!来!再赏你一鞭!”―― 
每一鞭都象火一样烫着她的臀部,第一鞭的疼此时变成迟钝的刀子在肌肤上拉切,她知道每一鞭的痛苦都会相继绵延袭来,汗从额头渍渍流下。 
我的额头也泌出细密的汗珠,那是累的,每一鞭都尽了全力,可我喜欢虐待人的每一细节,对张倩的反映很感快乐,征服人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我的嘴角洋溢着微笑,又一鞭狠狠地抽在了她的肩膀上,张倩开始不断地呻吟,四肢有规律地抽搐。 
看到她扭曲哭嚎,我嘴角笑意愈浓,再度扬起了鞭子,张倩无力的眼神一瞥间,看到我又举起了鞭子,本来疲弱不堪的身子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力量,“腾”地跪起,紧爬半步,伏在我的长统皮靴旁连连磕头,苦苦哀求:“饶了我吧!首长,饶了我吧!不要再打我了,不要再打了!” 
张倩的脑袋把木地板磕得通通作响,我一脚踏住他的头:“你以后还敢不服从吗?” 
“我服从,我听话,我乖,我愿意做你的奴隶,干什么都行,就是求你,求你不要再打我了!我真的怕你再打我了、真的不要再打我了,我疼――呜呜” 张倩哭了起来。 
我也打累了,便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把两条穿着长统皮靴的腿交叉高翘到茶几上,厉声叫道:“舔!”张倩连忙爬过来,虽然满脸泪水,披头散发,她还是用双手紧紧抱起我穿靴子的脚,张开嘴含着我的靴尖用力地上下吮吸起来,我的靴子被她的泪水和口水擦得特别光亮。
在我的惩罚和鞭子的抽打中,她们从对我的服从变成了对我的惧怕,我一扳起脸,她们就吓得发抖,趴在我的脚下舔我的脚趾求我宽恕.我也更骄横,更挑剔,更喜欢变着法子折磨她们,慢慢地她们学会看我的脸色,我的肢体动作,甚至我的脚趾的摆动来分辨我的命令, 她们从自尊心很强的女兵真正变成了我的奴隶。

八. 晚间娱乐
从这以后,她们懂得了,我的话就是圣旨,她们必须不折不扣地执行。 
在家没事的时候,我喜欢把她们都传上来, 我身着丝绒睡衣半躺在贵妃椅上悠闲晃动着双脚,开心地看着她们穿着女佣式的短衣裙像狗一样从门口爬到我的脚边,然后跪趴在两边诚惶诚恐地看着我的足尖等候指令。我随意把脚趾上下摆动,她们知道这是让舔脚趾头,她们就要立即爬过来用双手扶着我的小腿,分别把我的两个脚趾头含在嘴里用舌头舔舐。依照我的规定,在舔脚的时候,无论我的脚如何摆动,她们的的舌头都不能离开我的脚, 要一直仔细的舔着我的脚,我没有喊停,她们是绝对不敢停下的。我经常随意移动腿脚刁难她们,笑看她们把脸紧贴在我的脚板下,用舌头追逐我的脚的滑稽样.
有时我只想张倩来舔,就一脚把王玲踹开,她跌倒后只得赶紧爬起,跪回原处说道:“请首长原谅。”有时我坐在沙发上觉得脚踏不舒服了,就把脚抬高,她们就赶紧把脚踏移开,王玲四肢着地爬到我的脚前给我放脚。有时,她们正舔着脚,我想放松一下,就在房里随意走动,她们不明白我的意思,只好像狗似的尾随我爬行,并伸着舌头追舔我的脚后跟。 
勤务兵就要全方位地为首长服务,她们经过训练的舞姿自然成了供我私人观赏消遣的项目。一天晚饭后, 我身穿高档性感的薄纱躺在沙发上听音乐, 小巧雪白的双脚搁在真皮脚踏上,手中玩弄着鞭子,活脱脱一个年轻漂亮的的女奴隶主。张倩伴着音乐给我表演舞蹈, 王玲跪在我的脚板前给我脚丫子喂水果。就是把新鲜水果切成薄片,装在盘子里,跪在地上一手托子盘子,让我一只脚放在盘子里的水果上,另一手拿着水果薄片不断地擦拭着我的脚背,让果汁渗进我的脚丫子里,再换一片擦拭脚心、脚趾等地方,直至脚丫子全部擦遍,皮肤吸收了果汁中的维生素。我边看,那只闲着的脚丫子边无意识悠闲地玩着她的脸,一会揪揪她鼻子,一会掐掐她乳头。她边给我脚擦着果汁,边迎合我的脚丫子,不时地挺着胸。我用脚踩踏在她的乳房上,我的鞭子可以随心所欲地抽向这两个尽心服侍我的女奴。
看王玲一边给我养护美脚丫,一边把乳房乖乖地送到我脚下供我脚丫子玩虐.看着张倩扭动着带有鞭痕的身躯在为我一人舞蹈,我觉得自己真像一位至高无上的女王,我感到格外兴奋。这种兴奋来自于自己的权力,一种主宰他人命运的权力,来自于自己的高贵。两位各方面都优秀的同班战友被迫忍着痛疼,忍着屈辱来满足我的嗜好,这怎能不令我兴奋?这不是更能证明我的高贵吗!她们就应该这样伺候我,生来就注定要做我的奴婢。她们不仅应该亲吻我的脚,更应该服从我的任何命令,应该没有自己的思想,没有自己的尊严,没有自己的欢乐,她们生来就应该是为了哄我开心,为了让我更好的享受。
我脚丫子夹起了王玲擦完我脚后丢弃的果渣,送到她嘴边,用鞭子指了指,轻柔而又威严地说:“吃了它。” 王玲一愣,抬起了含着屈辱充满泪水的眼,不解地看着我。“我要看你吃我擦完脚丫子的东西,快吃给我看,要像狗那样吃,这是命令,快点!”我任性而又霸道地夹着果渣翘着脚丫子命令着送到她的嘴边。王玲无奈,说道:“是,首长”.然后学着狗的样子,把舌头伸到我的脚板下,我一松开脚趾头,果渣掉倒她的舌头上,就这样,她含泪吃下了我夹在脚丫子里的果渣。
看到她吃的不那么情愿,我叫王玲把盘子放在地上,狠狠地对张倩也吩咐道说:“别浪费了,你也来吃,边舞边叼着吃,把那些全部吃了!”张倩更不敢违背,赶紧跪过来一边做着舞蹈动作,一边把放在盘边的果渣一块块地叼到嘴里,一块块咽下去。看着她们屈辱、无助、忧郁的眼神,无奈而又驯服的吃着我擦完脚的果渣,我好开心,享受着侮辱虐待她们的快乐,越发觉得自己更娇贵,更像女皇了。 

九、巡视骑兵连
自从成为军长太太后,我不但在家里作威作福,到了外面别人也是毕恭毕敬的,各级官员对我礼让三分,其夫人们更对我极尽巴结.军后勤部主任的夫人罗英就经常约我出去消遣,这天她又约我一同去骑兵连骑马玩.
半年多前我去过骑兵连,那次是王玲带队的文工团的联谊活动,我作为小兵跟在队伍里面,连马都没骑上。只见有个陈副连长带着王玲骑在马上满场跑,那个名叫陈华的副连长是全军有名的俊男,他和王玲说说笑笑,眉来眼去,女兵们都议论说她们肯定有意思了,有的说早就是情侣了。当时,我想与陈华套句话,都被王玲瞪了一眼,只好缩了回去。想到这些,我听到罗英约我去骑兵连,就一口答应,我还要带王玲去,让她在陈华面前展示她目前的生活和地位。
下午午休起床后,我命她们给我换上出行的衣服,在王玲跪着为我穿裤子的时候,我说道:“等会你跟我去骑兵连,服侍我骑马”王玲听到后,迟疑了一会,小声地恳求道:“首长,我有点不舒服,能不能叫张倩跟你去,我在家里准备泡脚水等你回来侍候您” 我骂道:“叫你去你就去,啰嗦什么!想挨打吗?! ”王玲只好换上衣服跟我出门了。
我的专用轿车是特制的,前排司机旁边不能坐人,设计制作了一个精美舒适的踏脚凳,我斜靠在后排的座椅里,双脚放在踏脚凳上,右边放着一张跪垫,当然是给勤务兵用的。我穿着绣花拖鞋上了车,舒适地陷在座椅里,王玲把我的皮鞋和其他用品放好后,就自觉跪在垫上,为我脱了鞋,把我的一只脚抱在怀中轻揉,我眯着眼享受着,车往骑兵连的住地开去。
到了骑兵连的住地,只见一条横幅挂在路口“欢迎林处长莅临指导” 罗英和骑兵连的陈副连长已经在门口等候了,我的轿车一停下,四十多岁的罗英赶紧跑过来为我打开车门,我不客气地缓缓下了车,王玲小心翼翼地跟在我的身后,我一身高级毛料军装,脚穿进口名牌高跟皮鞋,年轻漂亮,皮肤保养极好,一脸傲气,而王玲身穿粗布军装,脚上套一双旧式解放鞋,低眉顺眼,这一仆从的形象越发显出我的高贵。
把我引进了一间高档的会客室后,陈副连长说要向首长汇报情况,我装模作样地听,其实没听进他介绍什么,只是望他英俊面孔发呆。介绍后安排了骑马娱乐,这时有人为我和罗英拿来了高筒马靴和白袜,王玲自然要过来为我换,但她似乎不情愿地蹲了下来伸手为我脱高跟鞋,我知道她不想让陈华看的她的屈辱,这当然不行,我抬脚踢开了她的手,把脸一沉,说了句:“怎么出来就没了规矩?” 王玲连忙跪在我的脚前为我换鞋换袜,为显示威严,我还在她为我换另一只脚的时候, 特意把穿好靴子的脚踏在了她的肩上,陈华惊讶地看着这一幕。
穿完了靴子,一个士兵为我牵过一匹马来,说还要为我拿一个上马凳,我说:“不用了”然后对王玲用手指了指地下,王玲赶紧四肢着地趴在马旁,我就在众人惊愕目光中踏着她的背跃到了马上。
骑马结束后,我和罗英到休息室里各自躺在摇动的睡椅上喝咖啡,她的男勤务和王玲自然要伺候我们,只是我们交换了一下,王玲服侍罗英,她的那位勤务兵就服侍我。这个勤务兵认识,与我年龄相妨,同年入伍,还一起参加过训练,现在的地位却是天地之别,我是他至高无上的首长,他是为我服务的小兵。他显然认出了我,觉得很不自然,满脸通红地走到了我的面前,蹲在我的脚前为我脱掉靴子,我用脚尖勾起他的下巴调侃到:“小伙子,几岁了?”他只好回答:“报告首长,刚满二十”我继续说道:“满二十了,比我还大些,我很挑剔哦,能让我舒服吗?”罗英在旁说道:“你尽管吩咐,要是做得不好,回去有他好看的!”我把脚一伸道:“那好,我喜欢勤务兵跪着为我做事,你服从命令吧!”他只好双膝跪下开始为我按摩脚板,我安然享受起来。
罗英看到我白里透红的纤足,忍不住啧啧称赞,说着说着我们就谈起了使唤和侮辱勤务兵的方法和感受,我们说到一些趣事并不断地开心大笑。罗英透露说:“我还使用勤务兵服侍我们夫妇的床上活动,很刺激的!”她还说了一些方法,令我神往不已。最后,她突然问我道:“你想不想要个男勤务兵服侍你,感觉可不同呢?我看你对陈副连长挺在意的,我弄来给你使唤怎样?” 这当然是我的期望,但我嘴里说:“这怎么行,人家是连级干部”罗英笑道:“别忘了,你现在可是我们军的皇后,你想用谁,谁还敢不乖乖地跪在你的脚下,只要你想要,这事我来办吧。”我听到这话正好也瞥见王玲的脸上痛苦表情,我明白她是怕见她的心上人被我欺辱的情景,这更引起我的快感和欲望,我得意地笑了.......。

关键词:丝袜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