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穿各种颜色的长统袜

 十六岁的我已经喜欢穿丝袜好长时间了,u=2421768044,4001518982&fm=26&gp=0.jpg,连裤袜,
反正是丝袜就喜欢,开始的时候我只是自己去超市买几双,然后偷偷的在家穿,
后来觉得不过瘾,就穿着丝袜外面套着裤子到各种地方,但是每次自己对着镜子
看着自己穿着丝袜的长腿的时候就觉得:可惜了我这一双好腿没人欣赏了,我总
是想找个机会在人面前表演一下自己的丝袜的魅力。

  去年夏天暑假我去舅舅家终于让我如愿以偿,我的舅舅有一个正在上小学五
年级的儿子,而我的舅舅舅妈白天上班经常不在家,我打定主意,把我的弟弟当
成了我第一个目标,其实每个暑假我都去他家的,但是这次我做了充足的准备,
在我到舅舅家的第二个早上,我们一起吃完饭后,舅舅舅妈就都去上班了,偌大
的房间里就只剩下我和弟弟两个人,顿时我的心跳就变得飞快,弟弟是个很淘气
的孩子,有着一双小眼睛,胖乎乎的他虽然人小,却长了好多根白发,而且还卷
卷的,我呢,为了能好好的准备一番,假称因为天热还要去洗澡,然后就一个人
走进了浴室。

  我飞快的洗着全身,尤其认真的洗了自己的双腿和我精心护理的嫩白的双脚,
之后我偷偷的来到了门口放包的地方,以我最快的速度换上了一条紧身的牛仔短
裤和一双崭新的银色细带细跟的高跟凉鞋,更加衬托出自己那一双白皙娇嫩的长
腿,我犹豫着是否要穿着丝袜去见正在他房间学习的表弟,但是想到这样的机会
一年也不会有几次,我的胆子一下就大了起来,于是我穿上了一双透明度很高的
长统丝袜,踩上了高跟鞋后我更是心潮澎湃,我听着高跟鞋的细跟撞击着地面发
出的清脆的响声,一步步的走向了客厅。

  表弟正坐在地上看电视,他只穿着一条超大的运动短裤,短裤下面露出他短
粗的腿,当我走进客厅时他正在一勺一勺的往他那被两腮的肥肉挤的很小的嘴里
送着冰激凌,我很从容的坐在表弟身边的沙发上将一双包裹在几乎是全透明的丝
袜的腿放在表弟身边的桌子上,我真想用我的高跟鞋的鞋跟狠狠的踩一下他的大
肚子。

  “哪来的香味儿呀”嗅觉灵敏的表弟一边说着,一边向他旁边的放在桌子上
的我的双腿凑了过来,我假装向前探了一下头同时将离表弟较近的腿蜷了起来,
然后提了提鼻子说:“应该是我袜子的味道吧?”“不对吧,你哪儿穿着袜子呢?”
表弟满怀疑惑的盯着我的右腿,“就你的近视眼,我穿的是透明的丝袜”我一边
说一边将右腿搭在表弟的左肩上,右脚正好托住表弟的下巴,这时表弟不仅发现
我穿着丝袜,而且还穿着一双很简单的只有两根细带高根凉鞋,表弟瞪大了眼睛,
仿佛要用他的眼睛吞食掉我的脚,他慢慢放下左手的冰激凌盒和右手的勺子,
“怎么不吃冰激凌了?”我一边来回拉动着搭在表弟肩上的腿一边问道。

  “不仔细看还真的看不出来呢!”表弟左手抓住我那与他肥胖浑圆的小臂一
样粗细的纤细的脚踝,右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脚后跟,他的圆圆的鼻子头几乎是
贴着我的脚认真的嗅着,“啧啧!好香啊!!颜色也不错”表弟不住的感叹着,
我能清楚的看到他勃起的小弟弟将短裤撑的老高,我把脚的外侧主动送到了表弟
的嘴唇下面。“你拿我的脚当什么吃的了?那你的意思是不是要尝尝是否色香味
俱全呢??”我娇嗔的问着表弟。

  表弟并不答话,他喘着粗气,敞开大嘴美美的啃着我的脚踝和脚后跟,从他
脸上流下的汗水和嘴里流出的丰富的口水不断的将我的丝袜浸透,舔完我右脚的
外侧,随着表弟的笨重的脑袋在我腿下钻过,表弟的肥硕的舌头也绕着我的脚踝
一转从而开始舔我右脚的内侧,“味道怎么样呢?”表弟一声不吭,只管埋头苦
干,他一直的舔着咬着,从我脚踝到大腿根部的每一寸肌肤都被他炽热的舌头舔
了个遍,表弟用他红的发烫的脸紧紧的贴着我大腿的内侧,嘴里喘着粗气,我将
右边大腿根部丝袜的蕾丝花边轻轻的提起塞到表弟散发着一阵阵热气的嘴里,他
用力的撕咬着,居然把我的丝袜扯到钩丝。

  我配合着他,大腿小腿还有脚踝不断的从被他扯烂的丝袜中露出,表弟嘴里
叼着的我刚脱下的长长的丝袜一直垂到他勃起的阳物上,然后表弟满意的看着我
这条被剥的精光的修长的白腿,他用我那只破烂的丝袜擦干了嘴角闪烁着的口水,
这时表弟才发现我的左腿就在他的旁边,表弟伸出左手抓住我还穿着丝袜的左脚
的脚踝用我的足弓狠狠的摩擦着他的阳物,头却转向右侧,因为那里有我一只被
他死死钳住脚踝的赤裸的脚踩在他的右边的肩头。

  表弟狠狠的吸吮着我这只脚的每个脚趾,恨不得将我淡粉色的指甲油嘬掉,
不仅如此,表弟吸吮完我的每一个脚趾之后,又贪婪的品尝起我的小腿,然后是
大腿,最后我的右腿又整个回到了他的怀抱,这时的表弟,左手揽着我穿着丝袜
的左腿,右手抱着我赤裸的右腿,两瓣脸蛋被我的大腿紧紧的夹在中间,勃起的
小弟弟被我伸进他短裤的双脚夹在中间不停的揉搓着,“舒服吗?”我贴在表弟
耳边嗲声问道,表弟呻吟着,两只手不停的揉捏着我的双腿,他奋力扭动着身体,
很快他的小弟弟缓缓的抽动了几下后就软了下去。“这事你谁都不许说啊?”事
后表弟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孩一样十分认真的对我说。

  我的两只丝袜已经完全撕坏,尤其是穿在我左脚的丝袜上面粘着不少乳白的
液体,我斜靠在沙发上轻轻的脱下这只丝袜,然后用命令的语气对表弟说,“给
我把脚舔干净。”表弟认真的把我脚上的东西舔了个一干二净“去把我的包拿过
来。”我再次命令道。

  表弟顺从的照办了,我从包里又取出了一双未开包的丝袜,我轻轻的打开包
装,里面是一双同样有着蕾丝花边的但是是黑色的长统丝袜,然后慢慢的卷起一
只,轻轻的举到表弟面前,然后套在我离他较远的右脚上,慢慢的向上拉,穿到
小腿时,我高高的举起小腿,然后将丝袜一直拉到我的大腿根部,“看到我怎么
做的了吗?”“看到了”表弟回答到。

  我又从包里取出香水,均匀的喷在腿上,我将另一只放到表弟张大的嘴里,
我又从包里取出一双黑色的船形高跟鞋,这时我从沙发上起来,将双脚慢慢的放
到高跟凉鞋里,起身向表弟的卧室走去。

  我高傲的对表弟说,“到了卧室,你给我穿上另一只袜子。”表弟乖乖的跟
着我摇曳的身体来到了他的卧室……

               姐姐丝袜

  不知什么开始流行透明的薄纱,直接能看到内衣,姐姐也经常这样穿法,特
别是搭配小小的便装围裙,肉色的丝袜,简直就是衣不蔽体,经常能看到姐姐如
此装扮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真让人受不了!久而久之,我对姐姐的内衣内裤丝袜
的穿法都了如指掌。暑假的一天,姐姐说单位搞聚会,带我一起去玩。临近傍晚,
姐姐将自己好好打扮了一翻。

  束起时髦的发髻,脸上化了一点淡妆,小嘴唇上一抹粉色的口红无比性感,
黑色胸衣外裹着薄薄的贴身黑纱,外套一件小马甲,一条带褶的短裙,仔细看,
在短裙上沿能发现肉色裤袜的袜根,一双黑色的高筒皮靴,姐姐今天真的好漂亮!

  准备差不多了,我们就坐车去了聚会现场。原来是在一个豪华酒店里,那单
位包下了整个大厅,好多人,大概有一、二百号的样子。

  姐姐带我找角落一处沙发座坐了下来,这里人少,安静些。于是我先是自己
一人坐着随便吃吃看看的,姐姐就先去应酬她的大概是什么同事朋友之类的。

  聚会很热闹,唱歌跳舞很多活动,我一直在注视着姐姐,她今晚看上去很开
心。后来,姐姐可能是有些累了,她回到到座位上,坐到我身边跟我聊天说笑。

  可能是受现场气氛的感染,姐姐坐着很放松,双腿也舒展开来,因为是短裙,
坐下去的时候,裙子褪得很高,整条大腿非常流畅地露了出来,我也就非常乐得
欣赏眼前这丝袜美腿的图景。再后来,来了一个中男子,意外发生了。这中年男
子长得象某个相声演员,不胖也不瘦,脸上堆满笑容,我感觉到有那么一点邪气,
我不喜欢这人。

  这中年男子手上端着一杯红酒过来给姐姐敬酒,好象跟姐姐很熟的样子,姐
姐也很有礼貌地端起酒杯,因为是长沙发,他很方便地在贴身坐在了姐姐身边。

  姐姐和他有说有笑的,喝了一些红酒,姐姐酒量并不很好,脸上已经泛起红
光。

  我一不留神回来发现那中年男子的一直手搭在了姐姐的肩膀上,姐姐肩膀柔
嫩的肌肤对于这中年男子的大手来说,那薄薄的黑纱显得好可怜,一种说不出的
复杂心情顿时涌上心头,这种感觉陪伴了我一整晚,接下来发生的远不止这些。
姐姐和中年男子还是有说有笑的,又不知什么时候,那中年男子的一只手竟然在
姐姐的大腿上了,一切那么自然,看不出有丝毫做作的地方和明显的什么动机,
我注意到姐姐的腿微微地颤动了一下,脸上的笑容也开始有了些微妙的变化。

  我清楚的知道把手放在姐姐丝袜腿上的感觉,丝丝滑滑的美妙无比难以形容,
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不会不心动。开始,那中年男子的动作看上去还是很自然,
一边说着话,一边那只手就在姐姐的丝袜大腿上挪动着,我的注意力全在姐姐身
上,已经不记得他们在说些什么。可能是酒精的作用,姐姐一时好象失去了防备,
她并没有把中年男子的手推开。

  很久很久,足足有好几分钟,看来那中年男子很有经验,他手上的动作越来
越大,不再象先前那样只是挪动着,显然是在抚摩,在姐姐的大腿上不停地抚摩,
从膝关节一直到大腿根,整条裙子都快被掀开了,虽然光线不是很亮,也能清晰
地看到那薄薄裤袜包裹下粉色的底裤,我知道那条粉色的底裤很小很薄,一丝微
风都抵挡不住。这时说话声已停止,中年男子有些喘气,姐姐脸上的笑容也不见
了,她开始试图推开中年男子的手。

  姐姐在经过大腿身躯一阵不自禁地扭动后终于有了剧烈的反应,我想一定是
中年男子的手触摸到了姐姐的私处,姐姐生气了,语气很重地说了一句不要这样,
她用力推开中年男子的手,那中年男子也没有再坚持,终于放弃了。场面变得有
些尴尬,后来姐姐没再和中年男子多说什么话,中年男子便借故走开了。

  经过了这一意外事件后,姐姐觉得好累,她靠在我的肩膀上,我只能小心翼
翼地搂着。我说了一句我不喜欢这人,姐姐轻轻的恩了一声,就没再提起那中年
男子。回家的路上,姐姐和我说了很多话,一些以前从未听过的悄悄话,姐弟俩
的感情更深了一层。回家后,我们衣服没脱就径直躺到床上去,一整晚,我一边
陪姐姐继续说那说不完的悄悄话,一边自顾欣赏姐姐美丽的身躯、迷人的丝袜,
发现姐姐的丝袜底裤已经湿了一片

关键词:丝袜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