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未从刚才跪,拜舌舔高跟的兴奋中缓过神来

天使攻略网提供,伪娘,cd,变装伪街,女装大佬,cos,二次元,伪娘变装,成都伪娘,成都人妖,成都红艺人,成都ts,重庆伪娘,重庆ts变装,重庆伪娘人妖,重庆女王,广州cd,广州ts,广州伪娘,广州变装,武汉cd,武汉ts,武汉伪娘,武汉变装,苏州cd,苏州ts,苏州伪娘,苏州变装,合肥伪娘,合肥变装,合肥人妖,杭州伪娘,杭州ts,杭州变装,杭州人妖,太原伪娘,太原cd,太原ts,太原变装,北京cd,北京ts,北京伪娘,北京变装,北京人妖,北京女装大佬,北京网红,北京模特,上海伪娘,上海变装,上海cd,上海ts,南京伪娘,南京cd,南京ts,南京变装,长沙cd,上海ts,长沙伪娘,长沙变装,长沙人妖,广州cd,广州ts,广州伪娘,广州人妖,深圳ts,深圳伪娘,深圳变装,深圳人妖,厦门ts,厦门伪娘,厦门cd,丝袜诱惑,美女图片等相关信息

互联网时代到来了吗?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世界真的越来越小了,而我的头越来越大了,有点找不着北、甚至找不着自己。生活变化得太快,许多事情都让人无法相信、不敢确定。如今这年头要想跟上时代的潮流,就要头脑灵活、反应敏捷,还得常常来个脑筋急转弯,灵机一动——啊哈,原来如此!在生活中,由于我的灵机一动,突然发现了世界原来如此、女人原来如此、美脚原来如此!我大学毕业后到美国苦读了5年,终于把一顶美国人发的博士帽戴在了自己黄皮肤、黑眼睛的头上。帽子是不错,可心里却总感觉不是个滋味,便时刻想着大洋彼岸的祖国。并不是我有很崇高、很爱国的思想境界,而是吃不惯洋面包、看不惯洋女人,更受不了美国人那高翘的尖鼻子和傲慢苍白的脸。可是兜里没钱也只能忍着。回想当时,让我忍耐痛苦最多的竟是西洋女人那粗糙的大脚。一路走去映入眼帘的都是40码的大脚巨鞋,毫无美感可言;虽然洋妞们扭臀晃乳媚眼横飞,却仍给我一种身临侏罗纪公园的感觉。因此,也就在异国他乡格外地怀念起老家的美眉们来了。从小学到大学,我不知多少次地偷看女生的美脚。女同学们柔嫩纤细小巧的秀足,常常给我无穷的快乐和力量,几乎是我学习与奋斗的原动力。我一直渴望着用自己事业上的成功、智慧和财富去赢取我梦寐以求的,美女们如莲似藉的玉足。终于,在一个偶然的机遇中,一不小心,我竟然得到了一位美国华侨富豪的青睐,他给了我一大笔风险投资,让我回国为祖国的建设做点贡献,虽然他不奢求回报,但也对我的才华和经营能力充满了信心,相信我一定能成功,为他带来丰厚的利润。我的生活从此改变了,快得连时差都没有倒过来,就从一个穷学生变成了海外归国的投资商。在一个暧洋洋的春日,我浑身上下豪情万丈,高昂着头颅,踌躇满志地踏上了故乡的土地。飞机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降落,当我步下玄梯的时候,在心中深藏了多年的梦想便浮现、彭胀开来——美丽的女同胞们,我想要的不仅是事业上的成功,更渴望得到的是你们的高跟鞋和玉趾秀足。我回头深情地最后看了一眼站在机舱门口送行的空姐的高跟美足,心已象小鸟一样飞到了南京路、淮海路等上海的大街小巷,想象着那些我已阔别五u=699209032,1859467778&fm=26&gp=0.jpg载的上海美媚们的小脚,穿着漂亮的高跟鞋袅袅走过的情景,一股激动的电流在我身上缓缓流过,使我的“海绵体”不由得迅速充血、硬胀、直挺起来……回到上海,令我惊讶的第一件事是上海的工作效率简直比美国还要高,我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办好了公司营业的一切手续。`我投资的是一家高科技的环保产品销售公司,经销各种环保产品。我们销售的主流产品是一种从美国引进的,人工培育而成的室内植物,它具有极强的吸收CO2等废气、释放新鲜氧气的功效,其转换效率是普通植物的100多倍,使人坐在钢筋水泥筑成的室内,感觉象是在公园的林荫小道上一样清爽舒适。公司的营业地址选择等前期工作都已完成,该开始招聘员工了。我的原则是高薪用才,高薪聘美,高薪严管。而且我只招女职员,不仅仅是工作的需要,更是因为我贪恋女色、求美心切。特别是因为对玉莲秀脚的渴望,我在招聘员工时定了一条特殊的标准,就是脚一定要好看。我开出的工资额足以让全上海的白领丽人心跳过速,但是我要求的条件和我提出的公司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也让许多女孩望而却步。我面试时不看学历、专业、履历、户籍、年龄,因为我坚信一个人的经商才能与这些因素无关;我只看容貌、身材、谈吐、气质、风度、性格,特别是要应聘的女孩必须脱下鞋袜,伸出她的赤脚让我仔细审查。在劳动合同的附加协议中,我专门增加了公司规定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并请应聘的女孩仔细阅读,认真理解,确实同意并保证能做到的才可以最后签订劳动合同。三大纪律是:第一,一切行动听指挥,服从老板的命令才能赚到钱;第二,一切工作要认真,老板交待的事情都要干;第三,一切娱乐活动都要由公司集体组织,不能私自去任何娱乐场所。八项注意是:第一,不许早婚早恋;第二,不许对老板阿谀奉承;第三,在公司时必须穿高跟鞋,但不能穿厚底鞋;第四,脚趾甲必须修剪得整齐漂亮;第五,不许理男式短发、怪发型;第六,不许浓妆艳抹;第七,不许穿戴低档服装、首饰、鞋帽等;第八,出行不许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当然,员工也有自己的权力,她们任何时候都可以辞职。令我喜出望外的是如此苛刻的条件,竟然还有数百人报名应聘。经过一个多星期的面试选拔,我终于聘取了9名年青漂亮的女员工,可算是百里挑一了。这9个女员工的年龄在18—35岁之间,她们个个聪明美丽,却又环肥燕瘦、梅短竹长、风情万种、各有不同。择吉日良辰,我请了一家礼仪公司办了开张庆典。9位靓丽的公司职员一亮相,顿时艳光四射,让所有来宾众目痴然,纷纷赞叹她们的美丽和高雅,却不知我为此付出的心血与金钱。为了她们的这第一次亮相,我特意请了形象设计师为她们进行专业的形象设计,还每人发了上万元的服装费,让她们购买时装。她们的表现也确实不负我心所望,在公司的开张庆典上为我争足了面子,特别是她们每人脚上穿的高跟鞋都很性感迷人,许多宾客都频频低头注视,有几个先生的“眼线”就象是被她们的鞋跟踩住了一样,怎么也离不开小姐们的秀足,目光中掩饰不住内心的贪婪和情欲。我看到这种情况时,真想扑过去把我的女职员的美脚都搂在怀中保护起来,不让那些“色狼”有机可乘。王丹青是9名女职员中年龄最大的,35岁了,是离异的单身母亲。我在招聘时本来是想要未婚的,因为我认为婚姻会让人变得保守、没有激情、缺少冒险精神,而这是商家大忌,这样的人绝不会成为一个好的企业人才。但是王丹青的美丽和才华让我一见倾心。那天在招聘现场,当她站在我面前递过她的履历时,由于人多,我并未看她的脸,只是低着头接过来,迅速地翻看着她的履历表——她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专业,曾当过大学教师、某公司副总经理、报社记者等,家庭情况是离异、有一12岁女孩由她抚养。看完履历后,我才本能地抬头向她看去,这时我看到的是一缕从上而下的阳光,无可抗拒地照在我的脸上……天啊,她长得太美了,而且是一种冷艳的美。她只是矜持地冲我点了点头,我反而有点羞怯地低下头,眼睛却急切地向她的双脚寻去。她没有说话,缓缓坐到椅子上,从高跟鞋里悠悠地抽出一双秀足,在我的眼前赤脚跷起了二郎腿,并用十分得意的目光看着我,那意思是:知道你喜欢女人的脚,怎么样?我的脚是最标准的。我几乎看得呆住了,王丹青,好名字,好脚,可以用美玉无瑕来形容。我强压住内心的兴奋,没让自己趴下去吻她的脚,颤动着声音说:“小……姐,欢迎……你到本……公司工作,你被录取了。”“谢谢,我很高兴!”王丹青很平静的回答。就这样,王丹青成了我公司的员工。在开张庆典上,无疑王丹青是众佳丽中最有魅力的一个。她穿了一件大红色纯丝绒的中式无肩旗袍,1.65米的标准身高,再加上同样是大红色的,细细的鞋跟足有4寸高的麂皮高跟鞋,更使她玉树临风,鹤立鸡群。她丰腴润白的双肩,犹如两弯皎洁的月亮,映照着男人们朝向她痴醉的脸;她那峰峪逶迤的身影,摇曳着男人们迷恋的渴望的心;她那凌波莲动的高跟玉足,牵扯着男人们缠绕在她脚上的火热的眼。我已经不敢看她了,有几次面对着她时,我几乎要跪倒在她的脚下了,然而她却像很尊重我一样地向客人介绍着:“欢迎您光临!这是我们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请多关照。”我则装腔作势地拿出名片:“鄙人梁泉,请多关照!”……,这样的场面真折磨人啊!庆典总算结束了,我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目光不知不觉地向我美丽的女职员们瞄去。佳人们如同欢快的喜鹊,在一起说着、笑着,显然是还在为刚刚结束的庆典活动而兴奋不已。我向她们走了过去,女孩们看我来了便止住了笑声,大家都显得有点拘谨。我用老板的口气说:“各位辛苦了,谢谢你们的工作。都回去吧,明天9点请准时上班,工作会很忙的,你们要有心理准备才行呀!”众美女都很礼貌地对我说着梁总再见,转身离去了,门外顿时又响起了她们的笑声。我把王丹青叫住了:“你今天表现很出色,你的美丽和风度真的为我们公司增光添色了,我非常感谢!”她淡淡一笑:“董事长过奖了,这是我应该做的。”我已没有心思与她说话了,眼睛死死地盯着她那性感美妙的双脚和高跟鞋。她故作不解地问:“董事长,我的脚有什么问题吗?”“啊不、不……哦、是的,我想看看你的鞋是什么牌子的。”我心里有点慌。王丹青轻声地笑了:“哈……哈,那就请看吧。”“可是——可是商标在鞋底上,看不见呀!除非我趴在你脚下去看。”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王丹青又是轻声一笑:“那就趴下吧。”我再也控制不住了,双膝一软,便跪了下去,并将脸贴在她的高跟鞋上假装查看商标,偷着舔了两下高跟鞋细长的后跟,当我想吻她的脚踝时,王丹青突然抬起脚,头也不回地向门外走去,只丢下一句:“董事长,请你自重,再见!”公司的业务进展很顺利,我的9位女职员干得也都很出色。一天,我发现一名叫陈艳的女孩竟然穿着一双运动鞋来上班了,我不禁摆出了老板的威风:“陈艳,你怎么没穿高跟鞋上班?不知道公司的纪律吗?”“我知道,但是我今天脚不舒服,不想穿高跟鞋”“不行,马上换上高跟鞋,否则你就不用来了!”我有点激动。“公司的这条规定不合理,凭什么不让穿运动鞋?我就爱穿运动鞋,就不换!”还了得,她想造反了。我这老板的面子和规矩不能没有:“你不换鞋就换公司吧!”其他人一看情况不妙,便上来劝:“算了算了,陈艳马上去买一双高跟鞋换上就是了,老板你不用生气,为这点小事不值得……”“小事?这不是小事,是大事!这是我最看重的事”我心里想着,嘴里也就说了出来。大家都不敢多说了,谁知那陈艳却不肯服管。“穿什么鞋是我的自由,我又没犯什么大错,老是穿着高跟鞋脚痛你们男人知道吗?”“怕脚痛就不要在我的公司干,请你另谋高就吧!”我动真格的了。“老板算了,今天就让陈艳穿运动鞋吧,叫她明天一定穿高跟鞋上班,好不好?”又有人在劝了。“不行,今天、立即、马上就去买高跟鞋给我换上,否则就不用再回来了”我的犟劲上来了。陈艳“哇——”地一声,趴在桌子上大哭起来,嘴里还哭喊着:“我就不高兴穿高跟鞋,就不……,还有没有人权了、穿鞋的自由都没有……,太不讲理了……从来没听说过哪家公司有这样的规定……”我是最讨厌女人哭了,又是一副泼妇样,我顿时火冒三丈:“你给我滚出去!我永远都不要再见到你。你被开除了,滚——”我的嗓门都变调了,并将手中的茶杯猛然摔在陈艳的脚下,冲回了我的办公室,把门重重的关上,“嘭!”的一声震得山响。这是我第一次在公司里发火。我是老板,我怕谁啊!陈艳就这样被我开除了,从此再没人敢不穿高跟鞋来公司上班。但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不得不再一次抖起老板的威风。由于资金上的一些问题,我与银行有点小的磨擦,正心情烦闷地坐着发呆。这时有人轻声敲门。“谁啊?进来。”我没好气地喊到。一个瘦长的身影,把门挤开一条缝后轻轻地走了进来。是何娟,一个白晰、美丽的女孩,平时言语不多,总是躲在人后看着你微笑。今天怎么突然主动来找我了?“董事长,我给您倒杯咖啡好吗?”何娟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不用了,我不喝咖啡,我只喝茶。”“那我去给您倒一杯茶。”说完她就转身走到了茶几边倒水了。我有点不自然地欠了欠身,情绪仍然很沉闷。何娟双手将茶捧到我的面前,白嫩纤长的手指伸在我的眼前,我刚要伸手去接,她却将茶放在了桌子上,把手收了回去。我有点想象着她的脚趾了,是不是也和她的手一样呢?看到我阴沉着脸不出声,何娟嗫嗫地问:“董事长,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不,没什么。……你的手很好看。”我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何娟脸一红。我又问:“找我有什么事吗?”“没什么事,我只是想让您放松一下,我很愿意为您做点小事。”我不幌肮吣腥苏庋业慕藕茉啵肽灰庋6鲁ぃ恢溃沂呛艹绨菽模庋梦倚睦锖苣咽堋!焙尉昊耙怀隹冢故侨梦页粤艘痪5俏业年窬⑸侠戳耍拔也还埽裉煳揖褪且悄愕慕牛彼底牛还苋叨晃揖桶窍铝怂母吒宰妓赋さ慕胖阂豢谖橇讼氯ァV惶尉辍鞍钡匾簧蠼校蛑本拖笪乙绷怂谎0旃彝饷婀酒渌娜颂浇猩恢⑸耸裁词拢慵泵Τ辶私础V患一古吭诘厣希尉甑母吒谝槐撸街淮┳潘客嗟男憬乓汛游业氖种谐槌觯踉谝巫颖呱希绞直ё抛约旱男⊥龋晡炊ǖ刈谝巫由系芍彼劭醋盼摇V谀款ヮブ拢液熳帕炒拥厣险酒鹄矗娑韵率舾魑恍〗们疑惑的目光,斡锌嗨挡怀觯荒芤桓鋈俗诎旃依锷破M蝗唬酵饷娲匆徽笮〗忝堑男ι易叩矫徘埃那牡匕衙趴艘惶醴欤患尉曜谌巳旱闹屑洌鹨恢唤哦源蠹宜底牛骸翱纯矗,否则,小心我对你不客气。”“知道了,你放心吧,我绝不对外人说。”沈燕转身出了我的办公室。次日,我满面春风地上班了,一进公司的门,就发现“七仙女”的目光齐刷刷地看着我,脸上都藏着一丝诡秘的微笑。我冲着美女们问:“看什么,不认识啊?”“七仙女”中最活泼、最胆大,也是嘴巴最厉害的一个要数李莉了。这时她对我甜甜地一笑,说:“董事长,你今天要不要检查一下我们的鞋子呀?”“我什么时候说要检查你们的鞋子了?”“哎呀,董事长,你昨天不是刚检查过吗,怎么就忘了?”我一听就知道是沈燕这个小丫头把我给卖了,但又不便发作,只好打哈哈:“啊啊,对对,我们公司的每个人都要注意仪表整洁,当然,皮鞋也一定要擦干净。”我边说边走就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一进门我就抓起电话把沈燕叫了进来,并对着她怒目责问:“为什么把昨天的事告诉别人,你不是向我保证要保密的吗?”沈燕并没有丝毫的惊慌,这很出乎我的预料:“我并没有食言啊,我是保证不告诉外人,公司里的其他小姐是自己人呀。”我知道她这是诡辩,可一时又不知怎么反驳她,只好又拿出老板的威风来吓唬她:“你是不想干了是吧,小心我炒你的鱿鱼。”“好啊,你炒了我就别想再吻我的脚了。”沈谟栈竽隳亍!薄鞍パ轿业男〗悖俏以谟栈竽阕苄辛税伞N仪竽懔耍涂斓闳梦椅俏悄愕慕虐桑蔽乙丫蛟诹怂慕畔拢蛏隙运熳潘制蚯笞拧I蜓嘤窒蚝笸肆思覆剑诹宋野旃铱看氨叩纳撤⑸希诔鲆桓辈晃难印N伊Ω排懒斯ィ淹耆且恢还裙返目闪嗔耍习宓耐缭缇筒恢艿侥亩チ耍炖镌蛟诓煌5仄蚯螅骸扒笄竽懔耍蜓嘈〗悖竽懔耍腿梦椅且幌履愕慕虐桑蜓啵闶亲詈米詈玫呐⒆樱涂闪闪野伞!鄙蜓嗑幌氲轿彝蝗换岜涑烧飧毖樱斐鍪窒氚盐掖拥厣侠鹄矗骸澳阆绕鹄矗灰庋帽鹑丝吹胶苊幻孀拥摹!蔽叶愎氖郑芬坏途桶蚜程诹怂慕偶馍希挥煞炙当阌蒙嗤诽蛩母吒<赶绿蚬螅蜓嗟母吒丫晃姨虻糜质至亮恕I蜓嘧谏撤⑸现荒芤⊥诽酒骸鞍ァ阍趺椿嵴飧鲅影。裁匆庋骷约耗兀俊钡搅苏夥萆希仓缓蒙熳帕街恍闱傻拿澜湃斡晌胰ヌ蛄恕N揖拖笃咛炱咭姑怀允车亩龉芬谎直ё派蜓嘁凰窒阌帜鄣男〗叛究裉蚵乙В蜓嘁膊挥勺红,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对着我的女职员们发呆,大家都很尴尬,一时不知该做什么才好。还是王丹青比较稳重老练,她平静地对我说:“董事长,请你先把沈燕的鞋子给她拿去,她忘记穿了。”她的话算是给我解了围腋辖艏衿鹕蜓嗟母吒恿幌膳闹屑浯┏隽宋业陌旃摇I蜓嘁桓鋈吮ё磐放吭诎旃郎希澈斓昧街欢湟舱锹搜俊N乙皇帜昧艘恢簧蜓嗟母吒驹谏媳阆殖隽艘桓惫钜斓奈⑿ΑP焕加嵬罚嗝嫦蛏希毖劭醋盘旎ò澹且馑际牵汗匚沂裁词掳。岸鲁ぃ闼祷安凰闶凹柑旄沾鹩Ω壹咏苯鸬模恪鄙蜓嗖宦乇ㄔ埂!鞍ィ蜓啵裁吹ザ来鹩δ阍黾咏苯鸢。俊崩罾蚶派蜓嗟母觳膊槲省I蜓嘤檬终谧∽欤战罾虻亩湫∩盗说闶裁矗罾蛞惶愠蹲派ぷ雍捌鹄矗骸鞍鲁ぃ媚阄且幌陆啪涂梢约咏苯鸢。俏姨焯於既媚阄俏业慕牛遣皇强梢悦刻於技右淮谓苯鹧剑俊蔽业牧程诘鼐秃炝耍莺莸氐闪松蜓嘁谎郏次孀抛煨Φ煤芸摹U馐崩罾蛞丫叩搅宋颐媲埃忠怀抛诹俗雷由希碜佑质窍蚝笠谎觯鹦蕹さ男阃龋恢幻澜啪俚搅宋业男厍埃岸鲁ぃ氚桑业慕藕孟愫孟愕囊畘~~~~~”她揶揄地对我说。李莉的这一闹,引来了姑娘们的一片笑声。我气急败坏地拍着桌子说:“够了,别闹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可是小姐们并不罢休,还是乱哄哄地吵着:“不行不行,要减少奖金我们就不干了”……。我也火了,非常冲动地脱口而出:“不干的就滚吧,都滚都滚!……我就不信,少了美女地球就不转了!”“恐怕董事长是少不了我们的美脚吧,我们都辞职了,你吻谁的脚啊”又是李莉这个死丫头,我恨不得立即就扑上去把她的脚趾头咬下来。这时姑娘们又都大笑起来,并随声咐和着:“是呀,我们的脚可是董事长千挑万选来的,不容易啊!让我们走了,别的公司老板会马上抢着来聘请我们的,到时候董事长就只有干瞪着眼,看着人家吻我们的脚了……,哈……哈……哈……”在小姐们的笑声中我不知所措,因为她们说到了我的痛处。但我还是硬着嘴充老大:“笑什么啊,谁稀罕你们的臭脚啊!我喜欢的是高跟鞋,你们要是不穿高跟鞋,脚丫子有什么好看的?”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他竞敢骂我们是臭脚!小姐们,他说喜欢高跟鞋,就用高跟鞋打他……”话声刚落,小姐们便一齐脱下高跟鞋向我投过来。高跟鞋象雨点般地砸在我的头上、脸上,我用手本能的遮挡着,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似乎等这一天等了很久很久了,几乎从我一生下来就渴望有这一幕。场面乱得有点不可收拾了,在这关键的时刻,又是王丹青力挽狂澜,救了我和场。“各位小姐,都别再闹了,有点闹过头了。”她的声音并不大,声调中却透着威严,好象她是什么大领导一样,“我们现在重要的是要好好想想为什么这个月业绩不好,问题究竟出在那里。”小姐们都没声音了,知趣地捡起扔在地上的高跟鞋,坐回了自己的办公桌。王丹青又对着我说:“董事长,你也去工作吧,奖金的事既然你已经决定了,就按规定办,我想大家是可以理解的。”“谢谢!谢谢!”我几乎是含着敬畏之情在向王丹青致谢的。我心想,天啊!这个公司的老板怎么好象是她啊?一回到办公室,我就想起了李莉这个死丫头,恨得我直咬牙。我拿起电话对沈燕吩咐:“沈秘书,叫李莉小姐马上到我办公室来。”说完,没等沈燕有什么反应我就挂上了电话,老板的派头还是要耍一耍的。“笃、笃”两声敲门声,我想是李莉来了,立即躲藏到门后,说:“进来”李莉推门,人刚一进来我就从她身后“嘭”得一声关上门,猛然从后面紧紧抱住她的双腿,一用力就把她摔在了地板上,接着我又象恶狗扑食一样,抓住她的两只美脚狂咬乱舔,一不小心,把她的丝袜也咬破了。李莉拚命地挣扎反抗,与平时不同的是她嘴里竟然不出声,却用全力扭动着身子和双腿,想把两只脚从我的手中挣脱出来。终于,她从地上摸到了掉蚁氲搅送醯で啵蠢粗挥兴芫任伊耍憔吨毕蛩嵌苋ァ!巴跣〗悖笄竽懔耍业木仁乐鳎罾蛞蛩牢伊耍憔染任野伞蔽仪潘ズ献潘疲贝俚叵蛲醯で嗲缶取F涫滴液芟氤没蛟谒畔拢挡欢ɑ鼓苡幸馕抟獾孛话阉吖蟮拿澜拍亍?墒撬醯で嗫炊疾豢次乙谎郏凰盗艘痪洌骸白哉业模罡茫闭馐保罾虻母吒执蛄斯矗颐话旆ǎ缓眉绦恿恕M蝗唬已劬σ涣粒焖俚宜撤卮幼老屡懒顺隼础H梦倚老踩艨竦氖侨愎挤崧愿械拿澜牛谝淮握庋恼瓜衷谖业难矍埃〉暮谒客啵┌椎娜庾忝缮狭艘徊闵衩氐挠栈螅疟成先缰惴史实慕湃猓虼雍谏淦じ吒卜叫蔚男谏瞎恼妥乓绯隼础4饲榇司爸拢乙淹耆チ死碇牵还艘磺械南蚯耙慌浚徒旆诹巳愎嫉慕派希醴杩竦赜痔蛴忠В肫饺绽锟吹降姆韫凡⑽尢蟮那稹C幌氲饺愎既匆斐5爻廖龋拐嬗械恪肮浮钡姆绶丁K话岩巫幼拢绕椒牛斡晌遗吭谒慕畔陆客嗵蛞У猛甘成先允且桓卑簿财胶偷谋砬椤9镜男〗忝嵌荚谝慌钥聪芬谎男ψ牛蛭捌呦膳敝谐送醯で嗪秃舯酝猓家蚜旖坦宋业恼庖惶厥馐群茫簿图植还至恕4耸保醯で嘀换赝房戳艘谎郏⊥肺弈蔚囊恍Γ图绦裢饭ぷ髁恕:舯蛩坪跷薅谥缘乩溲叟怨郏墒俏颐枪居忻谋廊耍苌儆腥丝醇车匦θ荨R徽蠓杩裰螅夜懔颂蚪诺淖祚闼匙湃愎荚踩笃交慕捧紫蛏衔侨ァS胍话忝琅南赋ね认啾人耐人淙挥械愦郑且浪?米70的身高,腿又长得十分直挺均匀,因此她丰满的腿部脂肪就令其有了与众不同的魅力,达到了肉感与性感最完美的结合。在这样的美腿诱惑下,我情不自禁地想要吻她的小腿,嘴唇一寸一寸地往上移……。“董事长,今天就这样吧,你看大家都在看着我们呢!你先起来,好吗?”茹国萍终于忍不住了,可是话语中仍旧带着慈母般地和善。“国母”的话我无法拒绝,只有老老实实地从茹国萍的脚下爬了起来,眼睛恋恋不舍地盯着她的下半身。我深深地给茹国萍鞠了一躬,并道了一声“多谢你的宽容和恩赐,我一定会加倍地报答你”,然后,才在众目睽睽之下低着头走回了我自己的办公室,不知是不是我的真诚或是真实感动了姑娘们,在她们的目光中对我不再有原先的那种嘲笑和轻篾。三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要和美女们签定正式劳动合同了。为了保证我能吻到她们的香足,在合同中我加了一句“公司董事长有权在任何情况下以多种方式检查女职员的脚和鞋是否清洁”。从沈燕开始,李莉、王雯、谢兰、茹国萍都一一签了约,对这句话都没有提出异议。可是到了韩若冰这里却卡了壳,冰美人面色雪白、前额饱满,两条黛眉浓密笔直、眉峰高挑,微微下陷的眼窝中是一对双眼皮十分明显的乌黑发亮、眼睑深长的大眼睛,高高的鼻梁,鼻翼和鼻头陡峭而尖挺,瘪瘪的嘴巴唇角向下紧抿着,下巴则向前有力地翘起,满脸冷艳之气袭人魂魄。她板起艳丽却充满寒霜的面孔,眉宇开阔的方脸庞更加显得冷酷傲慢,拿着鼻腔冷冰冰地说了一句:“检查脚和鞋是怎么回事?”我心想,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前几天公司里发生的事你也都知道,只是没有轮到你就是了。但我又不便发火,只是陪着笑脸说:“这个大家都认可了,前面几个人已经签了,请韩小姐不要太介意文字上的东西,也给我个面子,就签了吧。”“她们是她们,我是我,你要说清楚,难道我的脚不干净吗?”韩若冰是有意和我过不去。本来我是想来硬的,可是在这位冰美人的面前我的腰杆却怎么也硬不起来,嘴上也就放了软档:“韩小姐,对不起,请你多包涵,你知道我有那么一点不良嗜好,求求你了,就成全成全我吧!我用人格保证没有你的同意,我绝不碰你的半个脚趾头。”“哼,人格?我见得多了,你们这些臭男人在美女面前哪个有人格?”她不屑一顾地说。“我向你发誓,我保证一定要经你同意后才检查你的脚!”我走到韩若冰的面前举着右手掌,很认真地对她说。韩若冰把手臂往胸前一盘,翘起“二郎腿”素面朝天地说:“有你这样发誓的吗?——跪下!”听到她的一声“跪下!”时,我的心猛地一抽搐,这不是我苦苦寻求的**吗?没想到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我面前的冰美人转眼就变成了冰**。“咕咚”一声,我直直地跪在了韩若冰的脚下,双手捧着她一只高高翘起的高跟鞋的鞋底,对她发誓:“**在上,你忠心的奴仆向你发誓,我愿永远臣伏在你的脚下,尊从你的旨意,不经你的同意绝不敢吻你高贵的玉足。”韩若冰笑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笑容,真是美若天仙啊!我乘机向她乞求:“我的**陛下,我请求亲吻一下你高贵的美脚好吗?”“呸!你还不配!”很快,她收敛了笑容,拿起笔潇洒地在合同上签了字,再回头看看笔直跪在她脚下的我,将签字笔在我的鼻子上敲了一下后,插入我的嘴里,昂起头踏着高跟鞋的高跟声走了。走到门口,她停下脚步回头,用命令的口气对我说:“爬过来,舔一下我的鞋后跟!”我就象听到主人召唤的猎狗一样,立即飞快地爬到韩若冰脚后,伸长了舌头,用力地舔舐她的高跟。冰**最多也就让我舔了20多秒的时间,我已把她两只高跟鞋的鞋跟舔得铮亮,她抬起脚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的高跟鞋,便头也不回地开门而出了。,,沈燕在看到韩若冰出去后,就已经请王丹青进来了,她是最后一个来签约的。王丹青只是粗略地看了一遍合同,显然已经有人向她汇报了签约的内容,她泰然自若的看着我说:“公司与雇员之间应该是平等的、相互尊重的,这是国际商业规则,相信你心里是很清楚的。”我忙点头:“是的、是的。”心里却想,何止是平等、尊重啊?我对你简直就是崇拜啊!“那好,既然你要检查我们的脚和鞋,我想也应该相应地允许我们检查你的身体。同样,工作上最后的决定权在你,工作以外的事则由我们决定,这样对大家都有利。”王丹青平静地说。天哪!她要检查我的身体,我又不是被贩卖的奴隶,可是听上去又很公平,我一时找不到什么不同意的理由,心里想着只要你同意我“检查”你的脚就行,别的以后再说了,便点头表示同意。王丹青在合同上加了一条“公司女职员有权在任何情况下以多种方式检查董事长的身体是否清洁”,并代表其他人在所有的合同中写上了这一条。我觊觎王丹青的美脚已经很久了,时至今日已有点急不可待。还没等她写完,我已经四肢着地的趴在了她的脚下,对着她那双令人魂牵梦绕的美脚,刚要吻下去,王丹青一低头,严肃地说:“你要干什么?”我理直气壮地回答:“我要检查你的脚是否干净!”“我还没签字呢!你急什么?”说着,王丹青把脚挪到了椅子的另一边。我绕着椅子也爬到了另一边,带着哭腔乞求:“我的小姑奶奶,求求你,快点签吧,我真的等不及了,你不知道,从见到你的第一天起,我就时刻盼望着能亲吻一下你那高贵、清香、秀嫩的美脚!”“哼!早就知道你没安好心,看你那副可怜相,哪象个老板?”王丹青签好字,把笔往桌子上一扔,“好了,就可怜可怜你,让你如愿一次吧!”说着,她把脚伸展开,一只脚放到了我的嘴边,另一只脚的高跟则很自然的踩在了我的肩胛骨上。我如同得到了皇帝赏赐的宝物一样,抱着她的玉足秀脚贪婪地吻舔着,对于我来说,此时世界已不复存在,在我心里只有王丹青那如玉如脂、又香又美的纤纤秀足。这天王丹青穿得是长裤,脚上的一双短丝袜早已被我舔得湿淋淋了,她既气又笑的说:“看你怎么象小狗一样,把我的丝袜全弄湿了,还不给我脱下来。”我开心地坏笑着,又“汪、汪”地学了两声狗叫,便用嘴将丝袜从她的脚上脱了下来,之后,我又把丝袜刁在嘴上,一点一点地往嘴里吃。到第二只丝袜时,嘴已经塞满不能动了,半截袜脚吊在嘴边。王丹青看了捂着嘴笑弯了腰,我跪趴在她的脚下,象狗一样用嘴摇晃着那半截丝袜,“呜——呜”地向她求援。王丹青终于明白了我的意思,抬起脚,用大姆脚趾和二脚趾夹着吊在我嘴边的丝袜,使劲塞进我的嘴里,我点点头表示了我的谢意。王丹青起身要走,我忙趴在地上为她穿鞋。赤脚穿皮鞋还真要人帮着提一下鞋跟才行,我极为小心地将一根食指插入鞋后面,为她将鞋跟提了上去,使她很舒服地穿好了高跟鞋。王丹青满意地用脚背蹭了蹭我

关键词:女装大佬